|

高血压患者血管内皮功能的改变

来源: 时间:2018-08-06
      血管内皮功能失调是多种心血管疾病的早期病理改变,大量研究表明高血压、高胆固醇血症、吸烟和糖尿病是引起血管内皮舒张功能障碍的主要因素,尤其原发性高血压与血管内皮细胞的功能密切相关。近年来,随着超声技术的发展,高频血管超声检查已经得到了广泛的应用。血管超声技术观察肱动脉内径变化是日益被人们所认同的检测动脉内皮功能的非创伤性方法[1~3]。本研究采用高频超声技术检测健康人和高血压患者药物治疗前、后血管内径的变化,以探讨高频超声无创性评估血管内皮依赖性舒张功能的临床价值。
 
关键词:彩超、血管内皮功能、高血压
 
1、材料与方法
 
◆一般资料
 
      选择已确诊的原发高血压患者20例,年龄45~73岁,平均(63.65±6.51)岁,诊断符合2005年WHO/ISH 高血压治疗指南中高血压诊断标准。正常血压者10例,年龄40~75,平均(64.53±3.40)岁。所有入选患者均停服心血管药物1周,经详细体检和实验室检查,排除继发性高血压及不稳定型心绞痛,急性心肌梗死,急性脑血管意外,各种心肌病,心、肾功能不全,糖尿病,甲亢及放化疗患者。
 
◆ 方法
 
●分组及服药方法
 
      入选的20例高血压患者随机分为2组,每组10例。治疗组分别于治疗前和应用非洛地平缓释片(商品名:波依定,一天一次,每次5mg)治疗后12周采用高频超声技术检测休息时、反应性充血、舌下含服硝酸甘油后肱动脉内径扩张百分比,并与对照组(降压零号,一天一次,每次1片)及健康对照组进行比较。
 
●血管内皮功能检测
 
      采用SonoSite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10 MHz高分辨率线阵探头,室温 25℃,根据 Celermajer等[4]介绍的方法进行。患者取平卧位,休息10 min,右上肢外展15°,掌心向上,依次检查静息状态下,反应性充血,舌下含服硝酸甘油后肱动脉内径,分别以D0、D1、D2表示,并计算肱动脉内径扩张百分比(D1-D0)/D0×100%或(D2-D0)/D0×100%;(2)肱动脉内径测量:以肘上2~5 cm的肱动脉为靶目标,取其纵切面,当动脉前后壁同时显示最清楚时,调整增益至能满意识别管腔与内膜分界面为止,用电子游标测量前后壁内膜之间的距离,均在心室舒张末期测量,每次分别测3~5次心动周期,取平均值。然后进行反应性充血试验:将血压袖带束于前壁,并充气,使血压计读数达 300 mmHg,持续 4 min完全阻滞前臂血流,然后突然放气增加血流量,测定肱动脉内径。休息10min,使前壁血流恢复静息状态后,再含服硝酸甘油0.4 mg,4min后测量肱动脉内径。
 
● 统计学方法
 
       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表示,采用SPSS 10.0统计软件处理,对配对和非配对数据比较用t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显著性。
 
2、结果
 
      治疗前后肱动脉内径的改变(见表1):
 
 
      肱动脉内径的基础值在非洛地平缓释片治疗前后及与高血压对照组肱动脉内径的基础值相比较无统计学差异(P>0.05)。经过非洛地平缓释片治疗12周后,治疗组患者的反应性充血时肱动脉内径的变化,与治疗前比较具有显著的统计学差异(p<0.05);而含服硝酸甘油后肱动脉内径的变化,与治疗前比较无显著差异性(P>0.05)。
 
3、讨论
 
      近十几年来,随着对心血管疾病研究的不断深入,内皮功能与心血管疾病的关系引起研究者极大关注。血管内皮功能障碍不仅是动脉粥样硬化的始动因素,也是心血管疾病危险因子作用的靶器官,因此,保护血管内皮功能成为治疗心血管疾病的新靶点之一。随着我国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和工作生活节奏的加快,高血压病的发病率也越来越高。而高血压不仅直接对身体健康产生很大威胁,更为重要的是,长期高血压可以损伤血管内皮,导致血管内皮功能紊乱。目前,评价血管内皮功能最常用的方法是应用彩色多普勒超声测定血压计袖带阻塞后反应性充血引起的肱动脉管径的变化[5]。
 
      血管舒张有两种形式:一种为内皮依赖性舒张,是指内皮细胞在药物或生理性刺激(如:反应性充血)的作用下释放内皮衍生舒张因子,如 NO,从而引起血管舒张,它依赖于结构完整和功能正常的内皮[6]。
 
      另一种为非内皮依赖性舒张,指硝酸甘油等不依赖血管内皮直接释放出NO引起血管舒张。本实验采用高频超声检测血管内皮依赖性舒张功能,发现高血压患者存在血管内皮功能异常,正常血压者血管内皮功能基本正常;高血压患者血流介导性血管内皮舒张功能明显低于正常血压者,而舌下含服硝酸甘油所致的非内皮依赖性舒张功能在两者间无统计学差异,与国内外学者的研究结果一致[7]。
 
      因此,高血压患者内皮功能受损与血压增高有关。降压治疗可改善高血压患者血管内皮功能。
 
      【参考文献】
 
      [1]祖宏,祁会云,赵伟.原发性高血压患者血管内皮舒张功能的超声研究[J].中国超声医学杂志,2000,6(12):903-906. 
 
      [2]李相芬,刘新群.高血压对血管内皮功能的影响[J].心血管康复医学杂志,2005,14(2):145-146.
 
      [3]蒋树中,张义勤,厉志洪.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的动脉粥样硬化程度及内皮功能改变[J].心血管康复医学杂志,2004,13(3):209-212.
 
      [4]Celemajer DS,Sorensen KE,Gooth VM, et al.Non-invasive detection of endothelial dysfunction in children and adults at risk atherosclerosi Lancet,1992,340:1111-1115.
 
      [5]钱学贤,吴志坚.肱动脉流量介导的舒张超声测定及其临床意义.中华内科杂志,1999,38:509-510.
 
      [6]Furchgott RF, Zawadzki JV.The obligatory role of endothelial cells in the relaxation of arterial smooth by acetylcholine[J]. Nature,1980,288:373-376.
 
      [7]吴欣,杨月榕,陈佳等. 高频超声检测高血压患者血管内皮舒张功能的探讨[J].心血管康复医学杂志,2008.17.
 
上一篇:呼气末正压通气在急性高原肺水肿中的作用

下一篇:CRRT在治疗重症急性胰腺炎中的应用

返回上一级